OA
OA
近期钢价何以大跌 贸易商如何应对 ---- 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庆平访谈录

       最近以来,国内钢材市场价格持续大幅下跌,在钢材流通领域引起很大反响,一时间,悲观、恐慌情绪快速蔓延。那么,钢价为何如此大幅下跌,钢贸商应如何应对?就这些热点话题,日前,《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庆平。

       进入10月之后,国内钢材市场持续疲软、低迷,价格震荡下跌,仅在10月份一个月里,上海市场上的冷板卷价格下跌190元/吨,热卷价格下跌530元/吨,中厚板价格下跌220-260元/吨,线材价格下跌830元/吨,螺纹钢价格下跌740-760元/吨,盘螺价格下跌780元/吨。是历年“银十”钢价跌幅最大的,亦是罕见的。

       进入11月份,钢材市场价格跌声依旧,跌势强劲。11月的首个交易周,上海市场冷板卷价格下跌290元/吨,热卷价格下跌370元/吨,中厚板价格下跌240-260元/吨,螺纹钢、线材、盘螺价格均下跌310元/吨,没有止跌企稳的迹象。

       11月10日,这一天内,上海市场上的热卷价格下跌220元/吨,中厚板价格下跌180-200元/吨,冷板卷价格下跌190元/吨,线材、螺纹钢、盘螺、圆钢等建筑钢材价格均大跌280元/吨。一天的钢价跌幅如此之大,亦是很少见的。

       对于这一轮钢价大幅下跌的行情,任庆平认为,钢价如此大跌,说奇怪也不奇怪,说不正常也正常。说它奇怪,不正常。确实,进入下半年,各地都在加大钢铁行业的限产、减产力度,加上电力供应紧张,不少地区限电,再有能耗双控,环保限产,等等,钢厂的产量在持续减少,库存下降。据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10月下旬重点钢企粗钢日产173.53万吨,环比下降7.43%、同比下降19.53%;钢材库存量1284.49万吨,比上一旬下降0.16万吨,下降0.01%。

       钢产量在减少,库存在下降,钢材市场供给压力不大,那么钢价却持续大跌,甚至达到暴跌程度,这显然是有些奇怪,不正常。

       任庆平接着说,钢价大跌,其实不奇怪,也正常,这是因为有两个原因,导致钢价大跌。

       一是铁矿石等钢铁原料价格下跌,生产成本下移,支撑钢价上涨的动力减弱。持续以来,铁矿石市场价格一直震荡回落,11月2日至11月8日间,进口铁矿石价格延续跌势。数据显示,11月8日,我国62%品位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为94,较11月1日下跌8.74%;58%品位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为67,较11月1日下跌11.84%。目前的铁矿石价格与最高时相比,已经下跌了50%左右;煤炭价格回落到正常合理价位,焦炭价格下跌200元/吨;废钢价格下跌130-210元/吨,最大的跌幅300元/吨。由于钢铁原料价格连续下跌,钢厂的生产成本随之下降,因而钢厂的钢材出厂价格政策调整,贴近市场行情,及时调整。日前,一批钢厂相继出台新的建材出厂价格政策,均以下调为主,螺纹钢、线材、盘螺的出厂价格下调50-150元/吨不等,从而加速现货市场价格的下跌。

       二是下游终端有效的“钢需”强度减弱,交易清淡,促使钢价持续下跌。时下,建筑钢材消耗量占60%的房地产业持续不景气。9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同比分别为-13.2%/-15.8%;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3.5%,较上月下滑3.8个百分点,连续6个月维持下滑状态;9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同比分别为-13.2%和-15.8%;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3.5%,较上月下滑3.8个百分点,连续6个月下滑。中指研究院最新数据显示,10月全国16个监测的主要城市整体成交面积环比下降7.4%,同比下跌24.6%。房地产开发资金来源同比-11.2%,较上月下滑4.7个百分点;房地产销售及资金回笼同为弱势。

       此外,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在房地产业引起极大震动。近期,《关于授权国务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发布,并在一些城市进行试点。消息传来,房地产开发商反响强烈,不少开发商不敢贸然拿地,致使一些地区的土地流拍;二手房交易清淡,价格下跌,预见房地产税改革,将对购房需求的整体规模、地产市场的整体规模及局部区域的房价造成极大影响。业内人士认为,房地产税改革对房地产业或许带来一个颠覆性的影响,是一大变局。无疑,房地产对钢材需求也将明显减少。

       同样,9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长-4.5%,较8月回升2.1个百分点;1-9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同比增长1.5%,较1-8月下滑1.1个百分点。目前来看,基建对于经济的托底效果不及预期。可见,当前房地产业、基建业对建筑钢材需求强度连续减弱,建材市场成交量持续减少。据统计显示,螺纹钢日均成交量连续4周下滑,同比降幅超过20%。

       制造业的产销状况亦不佳,“钢需”强度同样在减弱。据中汽协统计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汽车制造业营业收入与1-8月相比,延续了回落态势。前三季度,汽车制造业营业收入完成61679亿元,比1-8月回落4.1个百分点。10月广义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173.8万辆,同比下降14.1%。家电行业的产销状况亦不见好转,尽管冰箱、空调、洗衣机处于生产旺季,但旺季不旺,同比产销量依然在减少。10月销售各类挖掘机18964台,同比下降30.6%;其中国内12608台,同比下降47.2%。

       因此,“钢需”萎缩,成本下移,钢厂降价,这些因素叠加效应显现,导致近期钢材市场价格持续下跌,这并不奇怪,亦属正常现象。

       任庆平说,随着国外一些国家和地区对疫情管控的放松,美国、日本、欧洲等放开疫情管控,生产恢复。诸如,10月全球制造业PMI较上月微幅回升0.1个百分点,亚洲制造业增速趋稳回升,欧洲制造业增速保持稳定。这对我国的钢材直接出口和间接出口都带来一定影响。海关总署2021年11月7日数据显示,2021年10月中国出口钢材449.7万吨,较上月减少42.3万吨。这也将带动国内钢材价格的下跌。

       “这一轮钢价大幅下跌,发出一个信号:这就是‘钢需’已经到了顶峰,进入了拐点,供需关系处于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钢铁行业将迎来一个大变局。”任庆平说:“随着‘钢需’从顶峰转入下降的拐点,‘钢需’的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促使钢厂的钢材生产结构的变化。”

       任庆平说,未来,螺纹钢、线材等建筑钢材的消耗量将会减少,而板材等工业用钢的需求量将会增加;在“碳达峰”、“碳中和”的大环境下,钢厂从环保、“能耗双控”和生产“绿色钢材”等角度考虑,将会大力发展短流程的电炉钢生产,减少长流程的钢铁产量。这就是钢铁行业将会出现的一大变局。

       对于钢贸商而言,如何认真应对这一轮钢价的暴跌行情,这关系到钢贸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对此,任庆平认为,钢贸商要清醒头脑,充分认识“钢需”从顶峰下滑,进入拐点这一变化,将对钢材贸易带来很大影响;再有,“钢需”结构的变化和钢厂生产结构的变化,未来建筑用钢量减少,建筑用钢中普通的螺纹钢、线材等建筑钢材消耗量减少,用于建筑业的工、槽、角、H型钢等各类型钢和板材的消耗量增加;还有,钢厂大力发展短流程的电炉钢生产,减少长流程的钢铁产量,未来国内的电炉产量将大幅增加。

       钢贸商要针对这些变化,以变应变,根据未来“钢需”结构的变化,改变自身的钢材经营品种,重点经营需求量大,应用领域广、市场前景好的钢材;同时,钢贸商根据我国钢材出口的政策导向,控制和减少低档次、低附加值的普通钢材出口,鼓励高质量的高端钢材出口,把握好国内外钢材市场价格差异的机会,进行钢材的出口贸易,扩大出口量,平衡国内钢材市场呈现的需求不足与产能之间的矛盾。

       “这一轮钢价大跌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以及由钢价大跌引发的一系列变局,是值得我们钢贸商深思的。”任庆平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