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
OA
钢价难以持续上涨 下半年钢贸商经营更为艰难

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庆平认为 ----钢价难以持续上涨 下半年钢贸商经营更为艰难

《中国冶金报》记者:包斯文


      过去的5月份,国内钢材市场急剧震荡,价格暴涨暴跌,大起大落的行情,快速变化的价格,似乎让钢贸商始料不及,超出预期。那么,后期钢市行情将会如何?钢贸商怎样应对?对此,上海五波钢结构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庆平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钢材价格难以持续上涨,下半年,钢贸商的经营或将更为艰难,日子不好过。

      在采访中,任庆平简要回顾5月份钢材市场行情走势,他说5月份国内钢材市场行情犹如“过山车”似的,价格疯涨暴跌。“五·一”过后的首个交易日,钢价暴涨。随即,钢厂和贸易商纷纷提价,导致钢价快速飙升,从5月6日至5月12日,螺纹钢现货价格累计上涨1020元/吨,单日最高上涨460元/吨。在上海市场,马钢产ø16mm-ø20mm三级螺纹钢价格涨到6100元/吨,一度刷新2008年的历史最高点。此轮超预期的非理性的钢价暴涨,使下游用钢行业难以承受,亦引起社会极大反响,很快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关注。5月12日,国务院喊话大宗商品,要求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做好市场调节,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

      5月14日,市场监督管理局等部门联合约谈唐山、上海市的钢铁生产企业。提示广大钢材生产、经营企业要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等法律法规,规范价格行为,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价格秩序;不得相互串通,操纵钢材市场价格;不得在生产成本末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大幅提高钢材销售价格,推动钢材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损害其他经营者和消费者合法权益。

      随着宏观政策调节效应的显现,钢材市场价格应声下跌,并开启了持续走跌的模式。近半个月时间累计下跌了1200元/吨,其跌幅超过前期暴涨的幅度。整个5月份的钢市呈现出“过山车”式的行情走势。

      任庆平说,5月份的这一轮钢价暴涨暴跌行情,不是供需关系变化所导致的,其中不乏有非理性的投机炒作,资本加入等人为因素,其实在国内钢材市场总体处于供大于求的格局下,不具备钢价暴涨的条件;钢价非理性的暴涨,基本面不支持,政策不允许。国内钢材市场价格持续上涨的态势不可持续,我国仍面临钢铁产能过剩压力,而缓解这一压力是要有一个漫长的过剩,不可能一蹴而就。

      任庆平说,这些年来,我国钢铁行业通过供给侧改革,淘汰了一批落后产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钢铁产能置换过程中,也增加了新的产能,而且钢铁企业装备和技术更加先进,潜在的产能随时都可以释放。目前,我国年粗钢产量已达10亿吨级,而实际产能远超过10亿吨,钢材供给保障能力十分充足。在钢铁产能过剩的压力下,难以支撑钢材价格持续上涨。

      “从钢材市场需求状况来看,面临的局面较为严峻,不容乐观。”任庆平介绍说:钢材消耗量较大的房地产业,在坚持“住房不炒”的总基调下,各地都相继出台一系列调控政策。诸如,房地产资管新规“三条红线”等。日前,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税务总局、人民银行四部门联合发布通知,决定将原由自然资源部门负责征收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使用金、无居民海岛使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全部划转为税务部门征收。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020年这块收入已达8.4万亿元。

      该《通知》明确,自2021年7月1日起,先在河北、内蒙古、上海、浙江、安徽、青岛、云南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以省(区、市)为单位开展征管职责划转试点。

      调整后,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有利于提升征管效率,更好统筹财政资源,但土地出让收入的归属权仍归地方所有,资金分配、使用格局也并未改变。不过,有市场人士提醒,将土地出让收入转由税务部门征收后,亦需关注政策调整对地方财政、城投公司经营等产生的外溢影响。

      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全部划转为税务部门征收,土地出让收入的归属权仍归地方所有,但对地方来说,今后在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将更加严格,监控更加严厉。因此,征收划转将降低地方政府和城投经营土地的操作空间,对城投公司土地开发业务形成限制。这对于房地产开发商而言,面临新的挑战。在有些资源枯竭、人口净流出的城市,房地产市场会走下坡路。

      任庆平说,后期房地产业过热现象必将降温,房地产业对钢材需求强度也将随之而减弱,直接波及钢材市场,特别是螺纹钢、线材等建筑钢材市场的走势。“钢需”减少,难以支撑钢价的持续上涨。

      同样,钢材消耗量较大的汽车、工程机械等行业生产、经营状况也不尽人意。由于不断加剧的“芯片荒”,让汽车行业的缺芯问题凸现,导致产量减少。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2021年5月,汽车产销为204.0万辆和212.8万辆,环比下降8.7%和5.5%,同比下降6.8%和3.1%。乘联会统计,6月第一周的市场零售达到日均2.5万辆,同比2020年6月的第一周下降7%,相对2021年5月的同期下降26%。汽车行业的产销量双双下降。

      工程机械行业也是如此,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对26家挖掘机制造企业统计,5月销售各类挖掘机27220台,同比下降14.3%;其中国内22070台,同比下降25.2%。

      从下游终端用钢行业的产销量下降态势来看,难以持续钢价的连续上涨,也难以承受钢价的攀升带来的压力。

      “钢材市场价格持续上涨动力不足的还有一个因素,这就是我国钢材出口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无论是钢材直接出口还是间接出口,其前景均不容乐观。”任庆平说,拜登上台之后,中美关系日趋紧张,美国把中国作为最大的“竞争对手”,在经贸、科技、信息、环保、军事等各个领域制造摩擦,全面围堵、打压中国。6月3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命令,以所谓“应对中国军工企业威胁”为由,将包括华为、中芯国际、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59家中企列入投资“黑名单”,禁止美国人与名单所列公司进行投资交易。该命令将在8月2日正式生效。美国把经济议题毫无底线地安全化、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滥用国家力量,破坏市场规则和秩序,不择手段近乎病态地打压和限制中国企业。

      此外,国外对我国钢材出口的反倾销案件增多。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一季度,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陆续公布了24起国外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涉案品种包括冷轧板卷、预应力混凝土钢绞线、非重复充装钢瓶、不锈钢板卷、不锈钢焊管、热轧钢板、进口钢铁产品、H型钢和I型钢、无螺栓钢制货架管等。

      6月1日以来,商务部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出口应诉》一栏又密集发布10条有关国外对华钢材产品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案件的公告,涉及墨西哥、美国、多米尼加、欧盟、海湾合作委员会、澳大利亚、阿根廷、智利、越南等国家、地区和组织,产品包括钢缆、耐腐蚀钢板、螺纹钢、中厚板、条钢、钢制门、钢棒、不锈钢洗涤槽、镀锌钢板等。

      这些都对我国钢材直接出口和间接出口都将带来不小的影响。据海关总署统计显示:今年5月份我国钢材出口527.1万吨,环比下降33.86%,除今年2月外为去年9月以来首次环比出现下降,而且降幅不小。同样,钢材的间接出口也受到影响。今年1-5月份,机电产品出口金额较1-4月份回落4.5个百分点。其中,家电和通用机械设备出口增速有所减缓,预计后期我国机电产品出口总体稳步回落。这是因为随着疫情得以控制,海外国家工业生产逐步恢复,市场供需缺口回补,出口向常态回归是必然趋势,而出口产品中,外销占比较高的如家电,出口回落对其产销量的影响将会比较明显,相应产品生产的用钢需求也会受到较大影响,后期出口形势的变化将是影响钢材市场需求的重要关注点。

      总之,后期钢材的直接出口和间接出口状况如何,存在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如果出口量继续下降,必然波及国内市场,使原本供大于求的钢材市场供需矛盾进一步凸现,难以支撑钢价的持续攀升。

      任庆平说,他对6至8月份乃至下半年的钢材市场行情不看好,钢贸商的经营更加艰难,日子不那么好过。

      6、7、8月份,全国进入高温多雨、汛期和台风季节,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尤其是螺纹钢、线材等建筑钢材的需求强度将会明显减弱;板材市场,在制造业订单下滑的状态之下,钢材需求量也在下降。缺少需求的支撑,钢材价格易跌难升。

      从钢材市场供给状况来看,由于我国钢铁产能规模很大,加上钢铁生产具有较强的连续性的特点,从生产成本考虑,钢厂不会轻易停产。因此,钢厂的产量不可能明显下降。据中钢协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5月下旬重点统计钢铁企业粗钢日均产量228.61万吨,同比增长9.25%,钢厂的产量居高不下,钢材市场供给压力难以缓解。因此,不能支撑后期的钢价持续上涨。

      任庆平还谈到国际钢材市场供给的变化,时下,随着世界各国对疫情的控制和疫苗的接种,逐渐进入后疫情时期,经济整体保持复苏态势,全球的钢铁生产得以恢复。世界钢铁协会数据显示,4月份,全球64个纳入世界钢铁协会统计国家的粗钢产量为1.695亿吨,同比提高23.3%,印度、日本、美国等国当月粗钢产量同比均较快增长。目前,全球钢铁生产已基本恢复至疫情前水平,随着世界各国的钢铁产能释放,钢材产量增加,这给我国钢材出口也将产生一定影响,不支撑国内钢材价格的持续上涨。

      从宏观政策面来看,亦不支持钢价的持续上涨。6月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工作座谈会,再次提出要密切跟踪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切实做好价格预测预警工作。国家发改委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连续多次喊话大宗商品。要求进一步了解相关市场主体经营情况,摸排违法违规涨价线索,配合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期现货市场联动监管,规范价格行为,维护市场正常秩序。可见,国家对于稳定大宗商品价格的导向没有改变。钢铁行业也发出《钢铁行业自律倡议书》,要求企业依法合规有序经营,带头维护钢材市场价格秩序。不搞低价倾销、恶性竞争;不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捏造散播涨价信息;不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带头维护区域市场平稳运行,共同促进上下游产业链的平稳有序发展。

      所以说,钢材价格受到宏观政策的调节,不可能再度暴涨,也不可能持续上涨。

      “对于钢贸商来说,下半年的钢材经营更为困难,面临来自各方面的冲击,日子不那么好过。”在采访中,任庆平向记者谈到钢贸商在经营中遇到的种种困惑。

      任庆平说,最近以来,在钢材供应的招标中,不仅门槛提高了,而且对民营钢贸企业有歧视性,认为民营企业可能存在利益输送等腐败行为,因而把民营钢贸企业拒之门外。一些钢材供应的项目,倾向于国有钢贸企业。

      还有,部分下游用钢企业对钢贸商存在偏见,认为直接从钢厂采购,价格会比现货市场的销售价低,不愿向钢贸商订货。其实这是一种误解。钢贸商从钢厂进货的价格,与给终端用户的价格是一样,不存在差价,钢贸商只是挣服务的钱。比如,钢材的配送、加工、运输、融资、信息,等等,这些服务,钢厂是不可能提供的,也提供不了。钢厂规定,款到发货,有的还要收取定金,不会给予融资服务。再有,一个工程项目需要几万吨、十多万吨钢材,几十个、上百个品种规格,要按照工程施工节点,钢材必须准时按需送到工地,不能多送,也不能少送,有的还需加工、配送,而这一切,钢厂销售部门是难以做到的,即便能做到,钢厂也需要投入不少的人力和物力,同样会增加费用。

      任庆平说,正是这种对钢贸商的偏见,使如今的钢贸企业,尤其是民营钢贸公司的销售渠道变得窄小,经营日趋困难,企业生存发展步履艰难,未来的日子不好过,钢贸商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防患于未然。